--> 江西icl晶体植入术后遗症,江西icl晶体植入术多少钱,江西icl晶体植入术价格

微信卖苹果手机预付50

2016-11-08 中山人防 中山人防

作者:然 玉

最近,被誉为“全国十大知名高中之首”的河北衡水中学分校在浙江平湖揭牌,这标志着以高考重点录取率高、军事化管理等为标签的河北名校衡水中学正式进驻浙江。对此,浙江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方红峰表示,尽管程序合法,但这样的学校与浙江教育理念相抵触,“他是个应试教育的典型,他眼睛里只有分数没有人。跟我们浙江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理念不符合,他们认为是先进,我们认为是落后的,我们浙江不需要。”(4月9日澎湃新闻)

刚刚揭牌不久的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,迅速遇到了麻烦。由于涉嫌违规抢跑招生,教育主管部门已决定对该校展开调查。针对此事,浙江省教育厅一位官员立场鲜明的发声,更是给这所学校造成了巨大的压力。诸如“我们不需要这种学校”之类的表述,用堪称严厉的措辞,表达了明确的好恶态度。而令人好奇的是,这一番情绪激昂的表态,到底是纯属方红峰处长的个人意见,还是隐约传递了一种正式的官方判断?

事实上,在衡水中学正式进驻浙江之后,是非争议就从来没有停过。稍早之前,其更多表现为民间舆论的自发质疑,如今又有政府官员公开叫板反对,这无疑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。在方红峰看来,衡水中学扼杀人性、唯分数论,是“应试教育的典型”。可以想见,衡中所奉行的教育理念,当然与素质教育背道而驰;而更为“致命”的是,由于声名在外、标签根深蒂固,衡中进入浙江,很可能影响浙江教育的整体形象。而这,或许也恰是官方所担忧的。

“高考工厂”、“名校加工厂”,这些既是衡水中学的光环,也是衡水中学的“原罪”。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揭牌之后,网络上马上充斥着诸如“应试教育回潮”、“浙江教育倒退”之类的嗟叹之声。在全社会的刻板印象中,衡中已然是“应试教育”的标杆、是“素质教育”的对立面,这帮助了它快速开疆拓土,也令其总是为人诟病。

当然,所有人都可以对衡水中学评判一番,作为官员的方红峰亦是如此。但需要想清楚的是,当我们反对衡水中学,我们到底是在反对些什么:是反对应试教育本身,还是反对作为“应试教育典型”的衡中所带来的声名拖累?是反对“高考工厂”的模式摧残学生,还是反对这种模式对某地中学教育原有秩序和利益分配的冲击?倘若仅将围绕衡水中学的争议看成是教育理念之争显然是在“装纯”,还应该看到的是,其作为抢地盘的搅局者对固有利益格局的冲击。

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,作为名校集团化办学、连锁式运营的又一个案例,一切原本就只是生意而已。也诚如方红峰所言,其到浙江开分校“程序合法”。需要再次厘清的是,所谓“理念之争”只是理解衡中不断外拓的一个维度。并且,任谁也不能只因为“理念不符”、“调性不合”,就否定衡水第一中学作为一家民办教育机构依法拓展业务、公平参与市场竞争的权利——衡水中学有权做大自己的生意,正如我们有权利质疑它的理念,这是并行不悖的两件事。(然 玉)

[责任编辑:陈城]

 

-->